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远山的鹰--A

诙谐幽默的调侃世界,主题明确的支持正义,矢志不移的为人民服务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转载】(原创)长篇小说:"为了五星红旗飘扬在中华大地"(6)  

2014-10-07 07:09:34|  分类: 军史知识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(原创)长篇小说:为了五星红旗飘扬在中华大地(1) - 洪湖苏区之谜 - 洪湖苏区之谜博客

(原创)长篇小说:为了五星红旗飘扬在中华大地(1) - 洪湖苏区之谜 - 洪湖苏区之谜博客

 

贺龙、谷绩廷等14条好汉,离开了芭茅溪,已天光大亮。便沿着曲曲折折的山路,朝洪家关走去。这天早晨,雾气很大,因此,他们这一行荷枪实弹之人,没有被人撞见。在离樵子湾四里远的地方,有座庙,到了庙门前,贺锦斋提议到庙里歇歇腿,商量商量下步打算。大家都赞同,便一同走进庙里。原来这是座关帝庙,庙中已无僧人,断了香火,山门破败,门窗断裂,地上长着老高的草。只有正殿里塑的关羽神像,还很完整。

  大家坐下之后,贺锦斋对贺龙说:“你是咱们的首领,有什么打算你就说吧。”

  贺龙对谷绩廷说:“姐夫,我们还是听你的。”

  谷绩廷说:“不,人无头不走,鸟无头不飞,你既然做了首领,就要听你的,我们可以给你当参谋。”

  “好!”贺龙答着,他那炯炯有神的目光朝众好汉身上一扫,又看了看关公的泥塑像,说:“咱们夺了枪,杀了人,摆在咱们面前的路只一条,跟天下好汉一起,反袁世凯,杀尽天下不平事。要举义旗,咱们这14个人,必须齐心协力。依我说,咱们在关帝像前,结为异姓骨肉,不求同生,只求共死。”

  贺龙的话音一落,大家没有不赞成的。当下,撮土为香,14个好汉,跪在关帝像前,一起三叩首,尔后,根据年长年幼排为弟兄。结拜之后,贺龙说:“我们杀了王老虎,夺了枪,朱海珊一定派兵来抓,先下手为强,后下手遭殃,我说咱们趁热打铁,把朱海珊也收拾了算了。”

  贺锦斋说:“常哥说的对,现在朱海珊还没警觉,我们能够打他一个措手不及。宰了朱海珊,占了县城,就树大旗,反袁。”

  大家都赞同他俩的主意。当下,14个人便沿着偏僻的小路,直奔县城。

  这天正是大年初一。一清早,朱海珊接了财神,烧了福纸,便离了家门。到哪里去了?原来桑植县城里来了一个唱花灯戏的戏班子,班子里有个唱小旦的姑娘叫月容,才18岁,俊的像朵花似的,穿上戏装,就跟天女下凡一样。朱海珊是个风月场上的人,听说有这么一个俊小旦,他如何不动心?初一上午唱的戏是《黄爱玉上坟》。女小旦演黄爱玉。俗话说:若要俏,三分孝。女小旦本来就长得漂亮,再加上那身孝衣,就更漂亮了,把个朱海珊眼都看直了,越看越动火。吃过了晚饭,朱海珊叫人给戏班子传过话,说老爷要唱堂会。这个班子的班主姓李,是个忠厚人,唱了一辈子戏。老了,就收拾了这么一个班子,到乡下走村串镇地演戏。月容是他拣到的,那时才一岁多。是他和老伴儿一口一口地把孩子喂大。从五岁开始,月容就跟他学戏。月容天资聪敏,很快就把演戏的功夫全学会了。从14岁时起就登了台。他们这个班子,没钱没势,在大城市里站不住脚,就钻山沟儿。去年,李班主的老伴儿经不住劳碌去世了,只剩下李班主同月容相依为命。李班主接到衙门里来的请帖,怎敢不去?赶紧到了衙门。朱海珊一看到了月容,登时满嘴的哈啦子都流了下来。他走过去,在月容脸蛋上拧了一把。说:“姑娘,唱好了爷多给你钱。”

  李班主站起来放下手中胡琴说:“老爷,孩子还小。”又说:“我们出门在外不易,望县长高抬贵手。”

  朱海珊火了,说:“你这个老厌物,怎么这么不懂事,本县长正是知道你们出门在外不容易,才准备多多给你们赏钱,本县长多给你钱就是了。”

  李班主赶忙说:“县长,我不是这意思。今晚上我们算给县长拜年,不用给钱了,只求让月容跟我一起回去。”

  朱海珊朝外边一喊:“来人哪!”

  外面答应着就进来几个人。朱海珊一指李班主:“把这个老厌物给我拉走!”

  这些差人上前就动手,往外拽李班主。直气得李班主骂道:“你别忘了,你是民国的县长?你仗势欺人,我要告你去!”

  朱海珊嘿嘿一笑:“你告我?去吧,我再借给你两副胆子。”

  李班主被拉走了,朱海珊乜斜着眼看着月容说:“姑娘,陪我喝个对盅儿好吗?”

  朱海珊说着便凑了过去。月容抡起巴掌,狠狠地打了朱海珊一个大嘴巴。朱海珊却没火,原来,他见月容这柳眉一倒竖,更俊更媚了。他酒也不喝了,又喊道:“来人哪,把姑娘给我带到藏春楼上去。”

  话音儿刚落,进来几个老妈子,七手八脚地把月容拉走了。

  朱海珊又喝了几盅酒,满心高兴,对身边人说:“二头,给爷提灯。”

  那个叫二头的手下人赶紧打着灯笼,头边走着,后头有个人扶着朱海珊。二头走得快了点儿,朱海珊走得慢了点儿。刚刚走进后花园,只听二头“啊”了一声,翻身栽倒,灯笼也灭了。扶着朱海珊的这人外号“小白脸”,急忙说:“我刚才还劝他少喝两盅,他不听,看看,这不是,多喝了酒,一见风就倒了。”

  正是大年初一的夜晚三更天气,四下里一片漆黑。朱海珊骂了几句说:“快回去取灯。”

  小白脸答应着,扭身就去。刚走几步,只见有个黑影一闪,小白脸“啊呀”一声,也翻身栽倒,朱海珊不由地打了个愣怔。刚要喊人,只见一把明晃晃的菜刀冰凉凉地架在了脖子上,朱海珊这两条腿可就哆嗦开了。他嘴里喊着:“好汉爷饶命,要多少钱都行。”

只听那持刀人说:“海老爷,你的水发了。”

  这话是什么意思?这是一句江湖绿林中用的话,意思是给你算账的时候到了。说罢,一刀下去,顿时,朱海珊的人头落了地。杀朱海珊者就是贺龙。他们14条好汉,离开了关帝庙之后,便赶到了县城,在一家歇铺里落了脚,吃了晚饭,而后,鼓打三更时动了手,有的进后门,有的守前门。贺龙进的后门,他没料到朱海珊睡得这么晚。也是冤家路狭,朱海珊

的死运到了,贺龙翻过后墙,本想直奔朱海珊住房,没想到在后花园遇上了,便一刀要了他的性命。贺龙杀了朱海珊,韦敬斋等人也过来了,几个人一直杀到前面。谷绩廷等人也打开了大门,从前门杀了进来,那些保镖的都进入了“二门子”,还没容得穿上裤子,有的成了刀下之鬼,有的当了俘虏。

  到了天明,贺龙等把衙门里里外外的兵丁都收拾干净了,得了30几支枪,又从藏春楼和地牢里放出月容和李班主。

  贺龙、谷绩廷等14条好汉,杀了朱海珊,占了桑植县衙,立时就轰动了全城。一时间,衙门口的人越聚越多。贺龙站在高台阶上,高声喊道:“乡亲们,朱海珊称王称霸,鱼肉百姓,甘做袁大头的孝子贤孙,今天,我们把他杀死了。可杀死了一个朱海珊,还有李海珊、王海珊。因为他们的老祖宗袁世凯那个癞蛤蟆精还在。今天,云南的蔡将军率兵护国讨袁,咱们桑植也要成立讨袁护国军。有愿意同我们一起干的好汉,同我们一起干,杀到北京城,把袁大蛤蟆精从金銮殿上拉下来,让他上断头台!”

  贺龙的话说得人们都拍手叫好,立时就有许多人要参加队伍。

  当下,贺锦斋便在衙门前旗杆上,扯起了一面“湘西讨袁护国军”的大旗,下设了个招兵登记处。当天就有200多人报了名,只是人多枪少。贺龙自封为营长。尔后,打开了官仓,除留一部分做军饷外,其余散给了穷人。穷苦百姓,无不欢天喜地。就在这时,袁大双来见贺龙,贺龙见了袁大双,十分高兴,赶忙让到屋中。袁大双说:“听到你们砍芭茅、打衙门,我可真是高兴啊。”

  贺龙说:“这是官逼民反。”又说:“袁先生今日登门,一定有指教,望先生多多指点。”

  袁大双说:“文常今日树起大旗,当要立即与云南的蔡松坡将军联系上,取得他的支持。”

  贺龙听了,一抱拳说:“贺龙是个粗人,有勇少谋,愿袁先生同我们一道为国为民除害,不知先生肯否?”

  袁大双说:“我亦有此心,只是家中有八旬老母,无人照料,待家母百年之后,一定到麾下效力。我今日来,一为你们祝贺;二是我想入黔,去找打到那里的护国军,据说我的同学王文华带人马已出师黔东,我愿为文常从中穿针引线。”

  贺龙听了,高兴地说:“那就有劳先生了。”

  袁大双又说:“石门县有个泥沙镇,文常不知熟悉否?”

  贺龙说:“我赶马常到那里。”

  袁大双说:“泥沙镇有个团防头子叫唐臣之。”

  贺龙说:“有此人,他哥哥唐荣阳,是湖南督军署的警察队长。”

  袁大双说:“这个唐臣之串通石门当局,在泥沙镇设了团防分局,他当了分局长,手下有80余人,文常何不袭此局夺枪?”

  贺龙一听高兴地说:“对呀。”

  这时贺锦斋也进了屋,见到袁大双,一番亲热,不必多讲。当下贺龙把袁大双的话又述说了一遍,贺锦斋也拍手称是。最后他说:“袭泥沙取枪,只能智取,不能力敌。”

  袁大双也点头赞同。

  第二天,袁大双便起程上路奔黔东,去寻找在黔东作战的讨袁护国军。这里,贺龙同贺锦斋等人计取泥沙镇团防的枪。

  泥沙镇在石门县境。地处两湖交界和石门与鹤峰两县交界的大山丛中,是个“苍林瘆似熊罴啸,怪石森如剑戟攒”的险要去处,镇子上有两百多户人家。因为这里是出入湘鄂的要道,战略地位很重要。唐臣之带着这几十人的团防,名义上保卫治安,实际上是骚扰百姓。过往行人,从这里经过都要留下买路钱,其厉害劲儿不次于芭茅溪。

  贺龙等突袭了泥沙团防局,夺了80多支枪,队伍力量顿时壮大。尔后,回师桑植。一时间,贺龙人马,声威大震。方圆百里都轰动了,又有许多人前来投军。

  不久,贺龙率队打来凤县官渡口盐局时,二姐夫肖月斋不幸被北军杀害。贺龙悲痛万分,更决心讨袁护国,为二姐夫报仇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