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远山的鹰--A

诙谐幽默的调侃世界,主题明确的支持正义,矢志不移的为人民服务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转载】(原创)长篇小说一"为了五星红旗飘扬在中华大地"(4)  

2014-10-09 20:20:20|  分类: 军史知识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(原创)长篇小说:为了五星红旗飘扬在中华大地(1) - 洪湖苏区之谜 - 洪湖苏区之谜博客

(原创)长篇小说:为了五星红旗飘扬在中华大地(1) - 洪湖苏区之谜 - 洪湖苏区之谜博客

 

那些差人哭丧着脸,为难地说:“那么多青布包头的,我们到哪里去找?”

  朱海珊气得跺脚说:“一群饭桶!”

  贺龙后来对此回忆说:“当时我觉得《百家姓》‘人之初’不给老百姓解决问题,我不上学了,跟着父亲种田,我的父亲把我的名字改成‘贺振家’,希望我好好种田养家口。

我十五六岁时和当地的人一块赶骡马到湖北、贵州,贩卖过土特产,这个活太辛苦,要自己喂马、遛马,天气不好时要赶路,吃不上饭,有时就在路上吃几口干粮,太累了。但自从离开家,我也算开了眼界,真是天下老鸦一般黑,受苦受难的都是穷人,关卡、盐局苛刻老百姓,自己做生意赚一点钱,但一看到穷人没饭吃,甚至沿路乞讨,我就把自己身上带的干粮拿给别人吃,身上有钱时就把钱也给了人家,父亲说这不是办法,这么多穷人应该有办法闹翻身。要齐心才行。最痛快的就是我们串联了县里好多穷人闹县衙,撕朱海珊喜帖的事。使我看到了穷人团结的力量。”

就在朱海珊大发脾气的时候,贺龙、贺锦斋、韦敬斋、贺占彪等一伙小弟兄们,又聚在贺龙家。贺英、谷绩廷和贺龙二姐贺五姑的丈夫肖月斋也来了。大伙儿围着一盆炭火,商量着要夺芭茅溪盐局的枪。

  就在这间湘西的土屋之中,就在这盆炭火之旁,一支讨袁护国的农民武装队伍,就要诞生了。

  贺龙要贺锦斋先去盐局看个究竟。

  第二天,贺锦斋就赶到了盐局卡子。到了之后,他没到近前,而是在树林里先换上葛衣道袍,装扮成一个小老道。来到卡子旁,吹起了铜笛,那笛儿吹得是悠悠荡荡,让人听了心醉。这天,王老虎正躺在屋子里抽大烟,听到了笛声,他高声问道:“狼三儿,什么人在外面吹笛?”

  狼三跑出去看了看,回来禀报说:“是个算命的道士。”

  王老虎一听,坐起说:“把他叫进来,给我算算命。”

  狼三答着话,就跑了出去,不一会儿,就把贺锦斋领进了屋。王老虎上下打量了贺锦斋一眼,见他是白白净净的小道士,便拉着长声说:“你这小小年纪的道士,有何本事?是不是骗人钱财呀?”

  贺锦斋道:“修炼之人乃以信义为本。”

  王老虎又问:“你从哪儿来呀?”

  贺锦斋合掌道:“贫道从五台山云游至此。”

  王老虎一惊:“哟,你这路可走的不近哪!”他把身子支起说:“你是算命相面呢?还是抽帖儿呢?”

  贺锦斋说:“贫道算命是‘批八字’。”

  王老虎说:“那好,就请你给我批批。”

  贺锦斋说:“请问先生生辰‘八字’?”

  王老虎说:“属虎的,37岁,正月廿三生的。”

  贺锦斋又问时辰。王老虎说:“开庙门的时候。”

  开庙门就是每月初一、十五的早起4点多钟。据说这初一、十五是鬼放假的日子,早起庙门一开,大鬼小鬼就都跑出来。贺锦斋心里骂道:“怪不得你这么坏,原来是鬼投生的。他心里想着,嘴里却哼哼唧唧地掐手指念叨了一番。而后说:“你老是水命。”

  王老虎躺着问:“什么水呀?”

  贺锦斋说:“是大海水。”又说:“大海无边无垠,这命好呀。”

  王老虎乐了,他那虎牙呲了一下,又说:“怎么我在长沙算命说我是无根水的命呢?”

  贺锦斋说:“无根水就是天上落下的雨水,没落地就没了,这叫无根水。无根水人薄命,你先生命厚,分明是大海水。那算命的是骗人,我这是得真传的。”

  王老虎问:“你看看我官运如何?”

  贺锦斋说:“您先生贵在甲子,财运亨通,正走官运。”说完,又赞捧了一句:“您先生好‘八字’呀。”

  王老虎高兴了,对狼三说:“给他五个大铜子儿。”

  贺锦斋给王老虎算完卦,又去给其他兵丁算卦,一边算,贺锦斋便把这个盐卡子内外都看了个仔细。王老虎一伙共16个人,15条毛瑟,一把橹子。贺锦斋探明之后,便离开了芭茅溪,急急地回到洪家关。当晚便把情况告诉了贺龙等人。

  转眼间,就到了腊月廿九。这天一大早,贺龙、谷绩廷、贺锦斋、贺占彪、肖月斋,还有外号神拳手柴元禄、飞毛腿杜振英、菜花蛇秦光远、赛门神贺敦吾、铁匠王老山、李大胆李云洲、花皮豹子黄少元、紫面鬼罗大仇,连同韦敬斋在内,一共14条好汉。都在血气方刚之时。一早儿便悄悄地离开了洪家关。为了掩人耳目,他们分开了走,约定大年三十下午到樵子湾赵家歇铺集合。

  大年三十的上午,贺龙来到了樵子湾。樵子湾是个中等集镇。他走到街上,想到手中应有武器,便走进铁器杂货店。他进去一看,见货架上摆着牛耳尖刀,拿过来试了试,太飘。又拿了把匕首,掂了掂也太轻。忽然间,他见案子上摆着一排明晃晃、冷森森、雪白刃子的菜刀。好菜刀,怎个好法?有几句顺口溜:“刀长二尺半,刀刃闪青毫。分明老君炉里炼,真真火焰山中烧。虽不能削铁如泥,却也能吹断发毛。上面刻着三个字,天下第一‘张家刀’!”

  原来,湘西的菜刀自古以来有名,又厚又大,锋利无比。尤以张万利的菜刀出名,就跟王麻子剪刀、狗不理肉包子一样,张家菜刀,历经七代,越制越好。

  贺龙拿起菜刀,掂了掂,正可手,便买了两把,用布包好,放在怀里,尔后,来到了赵家歇铺。

  樵子湾本是通往凉水口、芭茅溪的必经之路。贺龙多次来过这里,也多次在赵家歇铺落脚。这歇铺是夫妻开设的,内掌柜的姓赵,50来岁,人称赵家妈妈。赵妈妈为人很忠厚,过往客人,有时手头紧,一时拿不出钱来,也可以记账,不论白天黑夜,只要一打门,赵妈妈就开。赵妈妈的丈夫,人称赵老汉,也50岁出头。老实得像个面瓜,逢人连话都很少说。店里店外,粗活笨活都是他的。

  到了年底下,往来客商少了,赵妈妈开铺门也晚了。老两口子没儿没女,过年也没多大劲,胡乱做了些饭吃,刚刚涮完锅,就听门外有人喊:“赵妈妈在家吗?”

  赵妈妈出门一看,见是贺龙,便拍着巴掌说:“是常伢子,怎么,大年了,你还出来?”

  贺龙说:“赵家妈妈,我们卖些年货。”

赵妈妈说:“快进来歇歇,看,走的满头大汗。”

  赵家妈妈很喜爱贺龙。她忙给贺龙沏上茶,还端来一盘桔子。贺龙喝了碗茶水,抬头看了看屋子,屋子打扫得挺干净。还贴了张新年画,画的是刘关张桃园三结义。赵妈妈见贺龙看画,便说:“常常,这刘关张的画儿好吧?”

  贺龙点头说:“好啊。”

  赵妈妈说:“当中那个三缕胡子的是刘备,听说刘备不是人。”

  贺龙问:“是什么?”

  赵妈妈说:“是条龙。”

  贺龙笑道:“你听谁说的?”

  赵妈妈说:“我听说书人讲的。说那个张飞、关公刚认识刘备的时候,看他是个编席的人,寻思他也没多大本事,想谋害他,就请他喝酒,酒席摆在了井口上,上面铺了张席。关公、张飞俩人坐在井边儿上,井口的位置留给了刘备,刘备只要一坐上去,就要落在井里。他俩没想到刘备坐上之后,稳稳当当的。二位老爷都傻了眼。张三爷偷偷掀开席一看,好家伙,原来井里有条金龙,龙爪子正托着刘备屁股呢。张飞一拉关二爷,两人翻身便拜刘备为兄。”赵妈妈说到这儿,问道:“听人说袁大总统是条金龙,要当皇帝了?”

  贺龙说:“他是什么金龙,是个大癞蛤蟆精。”

  赵妈妈说:“我说这世道不太平,癞蛤蟆当了皇帝世道还安稳得了?”

  赵老汉进了屋,听赵妈妈这么一说,道:“这真龙天子也不知在哪里?快些出世吧,老百姓好过几天安生日子。”

  赵妈妈一指贺龙说:“常伢子不是一条龙吗?”

  赵老汉念叨着:“贺龙,活龙,哈哈,可不是嘛,常伢子就是条活龙。”

  贺龙只是笑而不答。正在这时,贺锦斋进了门,贺锦斋也同赵妈妈认识。寒暄之后,赵妈妈给他倒上茶。贺锦斋坐在贺龙身边,他喝着茶,打量这屋里的新年装扮。忽然间,他被墙上的一副春联吸引住了,联文是:“宜入新春,原事随心,不但发福,而且生津,大吉大利,大脚后跟。”

  贺锦斋看着看着,放声大笑起来,赵妈妈见贺锦斋笑,问道:“秀伢子,你笑什么?”

  贺锦斋说:“我笑这对联写得好,这是谁写的?”

  赵妈妈说:“是对门袁大双袁先生写的,我老婆子也不识个字,上边写的啥,你给我念念。”

  贺锦斋便念了一遍。赵妈妈说:“发福生金都是好话呀。你乐的是啥?”

  贺锦斋说:“这‘宜入新春’的后面,应是‘万事随心’,现在这‘万’字改成‘原’字,这‘原’是指袁世凯,实际上对联就成了‘宜入新春、袁氏随心,不但发福,而且生津。大吉大利,大脚后跟’。生津就是癞蛤蟆身上冒毒液,大脚后跟是指癞蛤蟆的两条后腿。”

  赵妈妈说:“敢情是骂袁大头的。”说着也笑了起来。

  几个人正说着话,又有一人进了屋,30来岁,身穿长衫,贺龙、贺锦斋一瞅,来人不认识。赵妈妈却笑吟吟地迎上前说:“袁先生,这二位客人正夸你的对联写得好呢。”

  原来此人就是袁大双,赵妈妈同他说话,他没注意,而是说:“赵妈妈,你家里有本书,借给我看看。”

  赵妈妈说:“什么书哇?我老婆子不识字,你见到就拿去吧。”

  袁大双说:“就是柜子上的那本。”

  赵妈妈说:“噢,是那本呀,那是前些天贵州铜仁的一个学生忘掉的,你要看你就拿去。”

  袁大双把书拿起,当那封面一晃时,贺锦斋看到上面写着《天演论》三个大字。贺锦斋站起来说:“袁先生,我可以翻翻这书吗?”

  袁大双一看面前站着的这位客人白白净净,斯斯文文的,便点头说:“可以,先生请便。”

  贺锦斋接过书一看,见封面上写着几个清秀的小字:贵州铜仁周逸群。贺锦斋不由自语说:“周逸群?”说完又认真地翻了翻。贺龙见贺锦斋翻得认真,便说:“什么宝贝书,你看得这么仔细?”

  贺锦斋说:“这书写得好,我光听说,可没见过。这个铜仁周逸群不知干什么的?”

  贺龙说:“什么周逸群?”

  贺锦斋说:“就是这书的主人。”

  赵妈妈说:“周先生斯文模样,高高的个子,俊脸盘,说话慢声细语的,很和气,竟说穷人心里话。给我们老两口子唠了多半宿,说什么穷人要过好日子,得抱团儿才行。”

  贺龙说:“这人到哪里去了?”

  赵妈妈说“去长沙了。”

  贺龙又说:“他说得对,穷人要想过好日子,不把那些鲇鱼头、嘎鱼尾、鸡头鱼刺蘑菇腿打倒不可。”

  袁大双一抱拳:“这位兄弟是……”

  赵妈妈说:“这是洪家关的贺龙。”

  袁大双“噢”了一声说:“久仰,原来是贺义士,龚滩打恶,来凤伏马,都有耳闻。没想到今日在此相见,三生有幸。”

  贺龙见对方施礼,也赶紧一抱拳:“先生过奖。”

  贺锦斋也过来引见。问起袁大双为何到此,袁大双说:“我本长沙师范毕业,荒乱年月,不愿在外,回乡教几个村童度日。昨天我到这店中送对联,见到这本书,想借回家里看看。”

  贺锦斋道:“如今袁世凯称帝,天下将乱,先生为何不为国家出力,而甘愿闭守柴门。”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