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远山的鹰--A

诙谐幽默的调侃世界,主题明确的支持正义,矢志不移的为人民服务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转载】重庆:8旬老人大学蹭课6年 被称为“学霸爷爷”(图)  

2015-04-10 07:17:37|  分类: 社会道德知识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2015年04月09日01:27 来源:重庆晨报

     

袁东湘在书房里整理画稿。重庆晨报记者胡杰摄   袁东湘的老伴告诉记者,书房里的画稿堆了一大摞。

原标题:他们,活到老学到老

◎2011年,时年69岁的李文超北漂蹭课清华,他给自己编写课表,从经济学原理到哲学研究,一周10门课,每天都排得满满的。每学期旁听笔记20万字。

◎2011年,时年79岁的退休工人赵玲“拾”起课本,在华东交通大学和其他学生一起上国学课,被大学生们亲切地封为“最可爱的国学老太”。

◎2012年,为了考研究生,时年71岁的寇学东每天5点半起床,7点左右就坐进武汉大学的教室里,与年轻大学生们一起早自习。最忙的时候,他要从早上8点一直学习到下午4点半。

◎2012年,时年81岁的张仁鹏在武汉体育学院旁听法语课,还和学生们一起打网球。那年,是他在武汉体院蹭课的第6个年头。

八旬老人大学蹭课6年 同学都叫他学霸爷爷

看到袁东湘画画,西南大学学生觉得很催人奋进;其老伴也希望能为他办场个人画展

“哦,你说袁爷爷啊,这个点他肯定在画室里画画。”昨日上午,西南大学美术学院门前的草坪上,几名正在写生的学生用画笔指了指教学楼的方向。

学生们口中的袁爷爷,名叫袁东湘,今年81岁了,他算得上是西南大学年龄最大的“旁听生”。原来,从2009年起,袁东湘就来到美术学院的画室练习画画,今年已是第六个年头。

学生们叫他“学霸爷爷”

昨天上午9点多,记者见到袁东湘老人时,他正坐在美术学院6楼一间研究生专用的画室里画一幅肖像画。他画得很认真,眼睛紧盯着画纸。不知情的,还以为是一位老教授正在授课。

得知是专门来采访他,袁东湘赶忙把记者带出教室,并轻声关上门。“他们正在画画,我们去楼下说,不能耽误人家的正常秩序。”袁东湘说,自己不是“正规”学生,连学费也没交,能来画画已经是天大的恩赐了。

袁爷爷穿着一件黑色外套、戴一顶黑色帽子,银白色的头发在帽子的反衬下格外显眼。看到袁东湘,有学生会主动上前打招呼:“袁爷爷,您现在就回去啊?”、“袁爷爷,您下楼慢点。”

美术学院的学生特别是研究生,几乎人人都知道这个来画室蹭课的老爷爷,有学生还给他起了个“学霸爷爷”的外号。

不过,袁东湘表示自己并不是蹭课,他很少坐在教室里听课,只是在画室里练习绘画。有时候,老师和学生也会来指导指导他。

每天坐10站路的去旁听

绘画,应该是袁东湘从小的兴趣爱好。“当时的条件不允许的嘛。”袁爷爷回忆,小时候只有小学和初中学过一段时间的画画,算不上系统学习,却培养起了他对画画的兴趣。

高中毕业后,袁东湘入伍。1957年,回到地方两年的袁东湘考取了重庆大学电机系(现电气工程学院)。大学毕业后,他被分到重庆某军工厂上班,一直到1994年退休。儿女出国学习工作后,给父母在北碚状元府第小区买了套房。随后,袁爷爷和老伴龙文华婆婆从观音桥搬到西南大学附近。

为了学画画,袁爷爷也曾想过报个绘画培训班或者去老年大学。可听了几节课,袁爷爷始终觉得没有那种学习的氛围。于是,他有了去西南大学美术学院旁听的念头。

2009年底,龙婆婆陪着袁爷爷一道去美术学院。一听说来意,接待两人的马遥教授很是佩服,当即同意他在不影响正常教学的情况下来画室画画。

从此,袁爷爷就像个大学生一样,每天8点多出门,坐10站路,再爬上6楼。有时来得早,画室还没开门,袁爷爷就站在门口等。不管风吹日晒,只要画室开门,总能见到他的身影。

看到他就有股催人奋进的力量

油画技法与理论研究方向研二学生刘艺入学第一天到画室,就碰到了袁东湘。起初,她还以为袁东湘是学校的老师。问了师兄师姐,刘艺才知道袁东湘的故事。她说:“袁爷爷那种‘活到老学到老’的精神太值得我们学习了。相比之下,我们更不能荒废自己的青春。”

经过近两年的接触,刘艺发现袁爷爷的水平也在不断的进步,他对人物造型的把握、对明暗关系的处理,都比刚认识时好多了。

刘艺的同学杨文空说,袁爷爷坐在那儿画画,就有一股催人奋进的力量。她很庆幸有这样一位“爷爷辈”的同学做榜样。

即将毕业的研三学生李健对袁爷爷的坚持也很佩服。他说:“这么大的年龄,还能从零开始学。我想,每个人都能从袁爷爷身上学到点什么。”

“单从作品来看,袁东湘的绘画水平只相当于学生参加艺考前的水准,只能说是入门。”西南大学美术学院副院长付念屏说,但把他的年龄和对绘画的热爱程度、纯粹的动机考虑进去,就很不容易了。

现在,袁东湘主要是在付念屏的研究生画室里练习素描。付念屏清楚地记得,去年有一周左右的时间,由于他要带研究生筹备一个画展,画室一直没开门。中途,袁东湘找到付念屏,问他可不可以去本科生的画室学习。“我当时就被老人的执着感动了。无疑,他树立了一个好榜样,我经常拿老人的例子勉励我们的学生珍惜机会,好好学习。”

老伴希望为他办场个人画展

昨天中午,记者跟随袁爷爷回到家中。在书房门口,就立着一块画架。

龙婆婆指着一摞约20厘米厚的画纸说:“他这几年画的画都在这儿了,基本上都是肖像。他画的王刚,我觉得最像。”对于老伴每天去学校学画画,龙婆婆很理解,也很支持。龙婆婆身体不好,经常要去医院。为了不耽误老伴学习,她经常要求一个人去医院。

       学画6年,也给袁爷爷带来了不少改变。以前袁爷爷的性子急,没说几句就要发火。现在,龙婆婆能感觉到老伴有耐心了。此外,老师和学生对他俩都很好。龙婆婆住院时,画室的学生时常去医院探望,帮他拿东西、扶他下楼……前天,还有画室的学生打电话来报喜,说自己考上了南京一所高校的博士。

6年来,袁爷爷送走了一届届的研究生,也结识了一个个新面孔。学生换了一批又一批,袁爷爷的画架还在那,学生们对他的敬佩和关心也始终没变。

龙婆婆有个愿望,虽说老伴的画作远远达不到展出的水平。她仍然希望老伴再努把力,争取以后有机会办一场个人画展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2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